熱點推薦: ·欲望游戲的體驗與思考 - ·再婚:我在老男人身上找到了
您的所在位置: 主頁 > 瘦身 > 豐胸美乳 >
欲望游戲的體驗與思考 -
愛愛  2009-08-28 14:37  來源:   編輯:

欲望游戲激情體驗與思考

  我最好的女友嫁給我的男友

  我和曉彤從小學起就是“臭味相投”的死黨。高遠約我的時候,我總是把曉彤帶上。高遠本科畢業,在一家讓人羨慕的事業單位做公務員,高大、帥氣、談吐不俗,可我父母想讓我回家鄉,所以一開始我就向他表明我只是這個城市的過客。

  高遠對我漸漸心灰意冷,我想不到他會和曉彤談起戀愛。接到他們的喜柬時,我已調回茂名工作,正在談著一場別人穿針引線的戀愛。我寄出了禮金,沒有赴宴。我怕見到這對新人在婚禮上甜蜜幸福的表情。

  我已不相信和曉彤的友誼還會天長地久。和她一直保持聯系,是因為我潛意識里仍關注她身邊那個男人。

  曉彤有次無意透露他們夫妻生活依然每周兩三次,而我,婚齡比她短兩年,卻已退步到一周一次,那過程還是簡單枯燥的程序重復。我便有些忌妒地想:剛柔并濟的高遠在床上是怎樣表現的呢?曉彤一定極度滿意吧。

  只要高遠隨曉彤一起回茂名探親,曉彤從不會告訴我。我和高遠已八年未見。

  一個電話,重續前緣

  我絕沒想到和高遠還會有故事,如果不是去年10月那個電話。

  那天曉彤關了手機,我不知道她去旅游了,所以打她家電話。高遠接的。我們不咸不淡地聊了幾句后,他話鋒突轉:“為什么不肯嫁給我?”

  我啞口無言,然后笑嘻嘻答:“我成全你找了個好老婆,還不滿意啊?”

  “或許吧。——可是我無法忘懷你。”

  這樣的話不管是否真實,我都有些迷亂和措手不及。他索要我的手機號。我剛報完一串數字,手機就響了。我疑惑著那個陌生的號碼,高遠在座機里說:“這是我的手機號。有空多聯系。”他又告訴我QQ號,我說沒用過QQ。他呵呵地笑:“看來你是個合格的賢妻良母。”他說對了。結婚后,我便日日圍著單位家庭忙碌,日子充實卻覺得缺乏情趣。

  第二天高遠就發來短信:“在干什么呢?我又想起你了。”

  我不知如何回復他的信息,但積極地向別人請教QQ的用法,申請了QQ號,幾天后匿名加高遠為好友。

  我摸準了曉彤的三班倒規律,只要她上夜班,我便掛在QQ上。我自信是個很好的聊天對象。果然幾個回合下來,我和高遠就找到了很多話題。我向他胡編了自己的感情經歷后,又問起他的。他說,在大學里喜歡過一個漂亮的女生,可她是高山上的一朵雪蓮,可望不可及;工作后愛過一個很有才情的女子,但她只是這個城市的浮萍,為了盡孝不肯為他停留。

  我有些自喜,問:“你恨她嗎?”

  高遠答:“不,我還愛你,安然。告訴我,你是否愛過我?!”

  我大吃一驚,仍試圖裝傻。高遠打出一句話:“憑我的直覺和你的IP地址,你就是安然。別偽裝自己了,愛沒有錯,告訴我實話。”

  我無所遁形,說:“芳華荏苒,腳下已不是昨日的水流,有多少愛可以重來?”

  高遠答:“你我是無緣人,時也,命耶,驀然回首,年華已逝,愛卻依然。”

  自此,我和高遠開始互發手機短信,我們的信息從曖昧的文字傳情開始。我迷醉于高遠深情款款的傾訴,那是我丈夫不曾說過,也不屑說的。我不去想高遠是否真心,這種精神相戀猶如鴉片讓我興奮和依賴。不過,我并不想把這份情緣延續到現實里。

  高遠說:“我春節去茂名看你,好嗎?”

  我說:“好啊,不過得帶上你的嬌妻。”

  八年后相見,他在我額頭上印下一吻

  正月初四晚上,我和丈夫、兒子在家里看電視。

  高遠發信息給我:“我來岳母家了。現在有空過來嗎?”

  于是我打電話給曉彤說,新年好啊,你在哪里呢?哦,回來了?那我去看你吧。

  我化了妝,穿上漂亮得體的衣服。丈夫問,是見什么朋友啊,你如此盛裝出場?我掩飾著心怯說,去約會舊情人耶。

  曉彤父母帶曉彤的女兒去老鄉家拜年了,只有曉彤和高遠兩人在。于是我和高遠心照不宣地笑笑。

  時光對女人是一把利刃,對男人卻很寬容。高遠比八年前更成熟、灑脫和自信。

  曉彤進廚房洗水果。高遠給我添茶時,俯身快速地在我額頭上吻了一下,輕聲說:“見到你,太好了。”

  這個吻讓我心慌意亂。我和曉彤不著邊際地聊了片刻,便告辭。

  我一直過著平淡瑣碎的相夫教子生活,渴望生活激情但不曾想過發生婚外情。高遠的介入,我亂了章法。他從網絡一步步地接近著我的生活,我怕繼續下去把握不住自己。

  這是個危險的男人,我決定疏遠他。

  “好幾天沒有你的信息。心里很不是滋味,怕影響你的生活,不敢給你電話,親愛的,我快成軀殼了。”

  “你在干什么呢?我在認真地想你。”

  “我哪里做錯了,告訴我。求你別以這種方式懲罰我,好嗎?”

  幾天來他的信息不肯歇息地發過來。我克制著自己故意冷落他,但還是忍不住回復他了:有一種感情,不該說,不能說,一說就錯。你如果真的還愛我,請把它塵封于心底吧。否則我有罪惡感。

  “還是愛你!不能沉默!”

  “你不怕我告訴你老婆嗎?”

  “你愛我的!”

  我的抵抗宣告失敗。

  高遠不止一次地說:“來北海吧,我請公休假好好陪你。”

  我說:“不敢,她若追殺我,你會救我嗎?”

  高遠說:“如果她殺了你,我也會殺了她。”

  明知這樣的甜言蜜語不可當真,可我愛聽。高遠知道女人的心理,所以從不吝嗇這種語言。 

  意亂情迷,我“淪陷”在第三個城市

  4月份,我丈夫被公派去省城學習20天。我無意中向高遠透露了這條信息。

  周末,高遠在湛江市某賓館打電話給我。放下電話,他又用信息“游說”我了:“這個海濱城市風情萬種,但沒有你和我一起欣賞,一切都失去光彩。我等你!”

  高遠是狡黠的,他選擇了第三個城市,一個我和他都陌生的城市。或許是這份陌生,給了我安全感,給了我飛蛾撲火的勇氣和瘋狂。

  我把孩子寄放在父母家。坐上開往湛江的豪華直達大巴,我有荊柯刺秦的悲壯。

  抵達湛江時已黃昏,我和高遠吃飯、逛街,他從花童手里買玫瑰送我……我醉心于重溫那些沉淀在心底的快樂時光,其他一切我都不愿去想。

  我們回到各自的房間。我知道今晚的故事應到此而止,可我卻隱隱地在期待,是“愛”昏了頭,還是源于內心對高遠的性好奇?我無法說清。

上一篇:沒有了
下一篇:再婚:我在老男人身上找到了幸福 -
網友評論
評價:
表情:
用戶名: 密碼:
更多新聞
更多關于  緋聞女孩,氣質,女孩  的新聞
圖文精品
特別推薦
盛通彩票可靠吗